返回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设为首页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龙泉寺养护工区:交友洁癖—再读《流金岁月》有感
龙泉寺养护工区:交友洁癖—再读《流金岁月》有感
  发布时间: 2019-7-16 投稿人:刘薇薇  投稿单位:龙泉寺养护工区 
    我总是这样,喜欢一本书,会反复的读,再读一遍会有不同的感悟,索性我提起笔,把这稍纵即逝的感觉写下来,待日后闲暇可以纵情翻阅。
    流金岁月里有两个女孩,南孙和锁锁。我一直把自己比作南孙,因为也不相信自己有锁锁那样婀娜的身姿和精美的面容,我更喜欢南孙,我也真的希望自己是南孙那样的女孩子,面对那么多家变,自己一样样都挺过来了,并仍然那么乐观积极,她用她纤细的肩膀,坚韧的性格,从容应对生活,逢桥过桥、逢路过路,一脸阳光。南孙和锁锁的关系很好,小时候同进同出、耳鬓厮磨、不分彼此、形影不离。长大后,又相互倾诉,彼此分担。我羡慕这样的感情,也许是因为我没有遇到这样的一个人,才会觉得她们的感情如此珍贵。
    南孙说,“我成功,她不妒嫉,我委靡,她不轻视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”我感觉,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和男孩子们之间的友情不同,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很是敏感,比如,有一件事,我急于要忘记,老朋友却不识相,处处提起,语带挑衅,久而久之,自然会疏远;又譬如说,本来是一对好朋友,两个人共争一样东西,总有一个人失败,你所得到的,必然是别人失去的,两人便做不成朋友。再比如,一个人在你郁闷、拮据、颓废的时候和你关系很好,相邀一起出门,有心事也和你说,可能是真诚相待也可能是拿你当绿叶来配她的红花,这如何分辨呢,很容易,但凡有一天你过得比她好了,如果她能不嫉妒不阻挠那便是真朋友,如果她忽然的冷淡,恶语相向,那便是塑料姐妹花,这时候的你,大可以一笑而过,把她划到泛泛之交之列,再不许理会。
    我喜欢亦舒,这个洒脱的女人在我心情抑郁的时候为我点亮了一盏明灯,在我彷徨迷茫的时候为我照明过前方的路,我读过她的很多书,一本又一本,如数家珍,亦舒说,“女入婚后不适宜再单独与男朋友来往.也许这样说法是不够新派一点,但是与女朋友在一起,远比与男朋友一起轻松,无所不谈,无所不笑,太开心了。”我亦感觉如此,我不太相信蓝颜知己、红颜知己的说辞,之前听过一段话,“蓝颜知己,蓝着蓝着就绿了。红颜知己,红着红着就黄了。”个人认为甚有道理,既然男孩不能成为好朋友,女孩的好朋友又可遇不可求,那我宁愿宁缺毋滥,不将就,不迎合,并坚信总有一天能遇到可以秉烛夜谈的好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