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河北高速公路邢汾管理处 会员中心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邢汾文苑
您的位置:首页 >> 邢汾文苑 >> 详细内容
此生有你足矣——《流金岁月》读后感
信息来源:洺水隧道管理所    信息作者:刘薇薇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/7/4 15:15:35
    “我成功,她不妒嫉,我委靡,她不轻视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”这是南孙对两人友谊的精炼总结,以至连王永正都觉得“这两个女人之间有种奇妙诡异的联系,非比寻常”,在她俩面前的他“始终是外人”。彼此贴心贴肺、知冷知热,即使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,退至最后一步的原则却仍在同一底线上。闲处仍可共话家常,患难亦能两肋插刀——终究还是因为、如李老所言的“你和锁锁都极之懂事”。
    少女时代,我们都有过如子君与唐晶、南孙与锁锁般要好的朋友,同进同出、耳鬓厮磨、不分彼此、形影不离。但后来,后来……或者因地理或心灵的分道扬镳而淡漠,或者,用南孙的阿姨的话说,“譬如说,有一件事,我急于要忘记,老朋友却不识相,处处提起,语带挑衅,久而久之,自然会疏远”;“又譬如说,本来是一对好朋友,两个人共争一样东西,总有一个人失败,你所得到的,必然是别人失去的,两人便做不成朋友。”再后来的后来,只身来到陌生的城市,一切从零开始,友谊也是。
    黄玫瑰、姜喜宝、周承珏、朱锁锁——师太总热爱书写那些美丽得不近情理的女孩子,但蒋南孙、苏更生这类人物,才是亦舒自己:美丽得适可而止,无招蜂惹蝶之嫌,一边欣赏着如曼陀罗般冶艳的闺密,一边“立定主意要做一棵树”。流金岁月里的主人公我更喜欢南孙,坚韧的性格,面对家变也从容应对,逢桥过桥、逢路过路。
    张爱玲骨子里是虚无主义,绮丽幽暗的文字只是画皮而已,亦舒那里却是有一个“唯物主义”的内核的。这就是为什么读完张爱玲常常让人失神半日,读完师太的书则正好心满意足、上床睡觉。
    说起来师太是清楚不过“少女中了童话的毒,总以为结婚是一个结局,等发觉是另一个开头时,难免叫苦连天。”一到自己笔下,在婚礼后却也免不了急急刹车之俗套,比如《流金岁月》,比如《我的前半生》。正如师太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:全真,不好看;全假,行不通。
        
返回首页 | 返回顶部 | 联系我们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Copyright © 2014 河北高速公路邢汾管理处, All Rights Reserved.